王观察穷途逢世好 娄公子故里遇贫交

发表于 读书 分类,标签:
话说王员外才到京销假,早见长班领报录人进来叩喜,王员外问是何喜事?报录人叩过头,呈上报单,上写道:“江抚王一本,为要地需才事;南昌知府员缺,此乃沿江重地,需才能干练之员;特本请旨,于部属内拣选一员。奉旨:南昌府知府员缺,著工部员外王惠补授。钦此。”孤星评:难描摩彼时王惠内心喜悦,若喜形于色止为常人;若不喜于色,则深城厚腹矣。王员外赏了报喜人酒饭,谢过恩,整理行装,去江西到任。非止一日,到了江西省城南昌府,前任蘧太守,浙江嘉兴府人,由进士出身,年老告病,已经出了衙门,印务是通判署著。王太守到任,升了公座,各属都禀见过了,便是蘧太守来拜。王惠也回拜过了,为这交接事的,彼此参商著,王太守不肯就接。孤星评:此处多有不解,印务明了,回拜礼毕,下属职员亦悉数见过,依礼数交割程序无误。蘧太守虽归心如箭,奈何王惠迟迟不接盘。联系如今企业交接交接,大约在财物上未达一致。如收益,如欠款。一日,孤星评:恐是俟日...

范学道视学报师恩 王员外立朝敦友谊(孤夕星兮评)

发表于 读书 分类,标签: 儒林外史第七回评注
话说严贡生因立嗣兴讼,府、县都告输了,司里又不理,孤星评:为何不听从天意,一意将歪扶成正,假扶成真?只得飞奔到京,想冒认同学台的亲戚,到部里告伏。孤星评:如此厚脸折腾,为何?止为强霸赵氏田财。一直来到京师,周学道已升做国子监司业了。大着胆,竟写一个“眷姻晚生”的帖,孤星评:硬生生往屁股上贴门上去投。长班传进帖,周司业心里疑惑,并没有这个亲戚。正在沉吟,长班又送进一个手本,光头名字,没有称呼,上面写着“范进”,周司业知道是广东拔取的,如今中了,来京会试,更叫快请进来。孤星评:周司业好记性,结识的是学府同道,哪会有记得严贡生这类范进进来口称恩师,叩谢不已。周司业双手扶起,让他坐下,开口就问:“贤契同乡,有个甚么姓严的贡生么?孤星评:核实,想易得见当时情景,情理也他方才拿姻家帖子来拜学生,长班问他,说是广东人,学生则不曾有这门亲戚。”范进道:“方才门人见过,他是高要县人,同敝处周老先生是亲戚,只...

乡绅发病闹船家 寡妇含冤控大伯(孤夕星兮评)

发表于 读书 分类,标签: 儒林外史第六回评
  话说严监生临死之时,伸着两个指头,总不肯断气,几个侄儿和些家人,都来讧乱着问,有说为两个人的,有说为两件事的,有说为两处田地的,纷纷不一,只管摇头不是。赵氏分开众人走上前道:“爷,只有我能知道你的心事。你是为那灯盏里点的是两茎灯草,不放心,恐费了油。我如今挑掉一茎就是了。”说罢,忙走去挑掉一茎。众人看严监生时,点一点头,把手垂下,登时就没了气。合家大口号哭起来,准备入硷,将灵枢停在第三层中堂内。孤星评:彻头彻尾、极致的守财奴形象,有悲亦有恨,做小人做到如此深入骨髓也算是一种成功。赵氏与严监生的结合有志趣相投,亦或有在管理财钱上的相同。物以为聚,人以群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罢。赵氏自有他的欢乐与悲忧,此不为外人道也。  次早,着几个家人小厮满城去报丧。族长严振先,领着合族一班人来吊孝。都留着吃酒饭,领了孝布回去。赵氏有个兄弟赵老二,在米店...

王秀才议立偏房 严监生疾终正寝(孤夕星兮评)

发表于 读书 分类,标签: 儒林外史评注
    话说众回子因汤知县枷死了老师父,闹将起来,将县衙门围的水泄不通,口口声声只要揪出张静斋来打死。孤星评:回回团结,现今虽分布全国各地,但每有滋事也是团结对外知县大惊,细细在衙门里追问,才晓得是门子泄漏风声;知县道:“我再不对,到底是一县之主,他敢对我怎样!设或闹了进来,看见张世兄,就有些开交不得了。如今须是设法先把张世兄弄出去,离了这个地方才好。”忙唤了几个心腹的衙役进来商议;幸得衙门后身紧靠著北城,几个衙役先溜到城外,用绳子把张、范二位系了出去。换了蓝布衣服、草帽、草鞋,寻一条小路,忙忙如丧家之狗,急急如漏网之鱼,连夜找路回省城了。孤星评:与汤知县前述虚假爱民对应,不揭自穿,官大民小官强民弱官正民副思想严重。张静斋出了主意,吹牛胡侃终害己,想逃之状,可笑!  这里学师典史,俱出来安民,说了许多好话,众回子渐渐的散了。孤星评:行政安抚,终...

荐亡斋和尚吃官司 打秋风乡绅遭横事(孤夕星兮评)

发表于 读书 分类,标签: 儒林外史评注
    话说老太太见这些家伙什物都是自己的,不觉欢喜,痰迷心窍,昏绝于地。孤星评:一切物什随名来,随名去,何有自有一说?仅是暂管罢了。家人、媳妇和丫鬟、娘子都慌了,快请老爷进来。范举人三步作一步走来看时,连叫母亲不应,忙将老太太抬放床上,孤星评:倒是尽孝请了医生来。医生说:“老太太这病是中了脏,不可治了。”连请了几个医生,孤星评:贫寒之人家未必请得起都是如此说,范举人越发慌了。夫妻两个,守着哭泣,一面制备后事。挨到黄昏时分,老太太淹淹一息,归天去了,合家忙了一夜。孤星评:得财损命,得不偿失。母子二人先疯而后致死,可叹!  次日,请将阴阳徐先生来写了七单,老太太是犯三七,到期该请僧人追荐。大门上挂了白布球;新贴的厅联都用白纸糊了。合城绅衿都来吊唁。请了同案的魏好古,穿着衣巾,在前厅陪客,胡老爹上不得台盘,只好在厨房里,或女儿房里,帮着量白布、秤肉...

周学道校士拔真才 胡屠户行凶闹捷报(孤夕星兮评)

发表于 读书 分类,标签: 儒林外史古典文学读书评论范进中举
话说周进在省城要看贡院,金有余见他真切,只得用几个小钱同他去看。不想才到天字号,就撞死在地下。孤星评:痴,未读书之乐,止求黄金屋颜如玉众人多慌了,只道一时中了恶。行主人道:“想是这贡院里久没有人到,阴气重了,故此周客人中了恶。”孤星评:你哪知周先生在功名路上历尽多少辛酸,岂是阴气!纵是阴气,亦是昏暗拔秀之气。金有余道:“贤东,我扶着他,你且去到做工的那里借口开水来灌他一灌。”行主人应诺,取了水来,三四个客人一齐扶着,灌了下去,喉咙里咯咯的响了一声,吐出一口稠涎来。众人道:“好了。”扶着立了起来。周进看着号板,又是一头撞将去。这回不死了,放声大哭起来。孤星评:穷毕业光阴止为你,谁曾想沦为今日,故有此一哭众人劝着不住。金有余道:“你看,这不是疯了么?好好到贡院来耍,你家又不死了人,为甚么这‘号淘痛’,也是的?”周进也不听见,只管伏着号板哭个不住;一号哭过,又哭到二号,三号;满地打滚,哭了又哭,...

王孝廉村学识同科 周蒙师暮年登上第(孤夕星兮评)

发表于 读书 分类,标签:
话说山东兖州府汶上孤星评:现属济宁县有个乡村,叫做薛家集。孤星评:村称村、集、岗、庙。是集必有物品、信息交换的繁华之地。这集上有百十来人家,都是务农为业。村口一个观音庵,孤星评:全村繁华地,必有奇异人另事殿宇三间之外,另还有十几间空房子,后门临着水次。这庵是十方的香火,只得一个和尚住。集上人家孤星评:何人?止不过有头脸的凡有公事,就在这庵里来同议。那时成化末年,正是天下繁富的时候。新年正月初八日,集上人约齐了,孤星评:村乡之固习都到庵里来议闹龙灯之事。到了早饭时候,为头的申祥甫带了七八个人走了进来,孤星评:派头不小,想平时亦作威罢在殿上拜了佛。和尚走来与诸位见节,都还过了礼。申祥甫发作和尚道:“和尚!你新年新岁,也该把菩萨面前香烛点勤些!阿弥陀佛!受了十方的钱钞,也要消受。”又叫“诸位都来看看:这琉璃灯内,只得半琉璃油!”孤星评:自占为理,指役他人指着内中一个穿齐整些的老翁,说道:“不论别...

儒林外史之楔子(孤夕星兮评)

发表于 读书 分类,标签: 儒林外史 王冕
人生南北多歧路,将相神仙,也要凡人做。孤星评:芸芸众生,道南北辛苦际遇不同;宦海沉浮,似迷雾重重。何时才能识己?百代兴亡朝复暮,江风吹倒前朝树。孤星评:曾历兴衰,才有此慨。功名富贵无凭据,费尽心情,总把流光误。孤星评:心灵迷惘,失却多少珍贵流光!机关算尽,不抵河海藻衣。浊酒三杯沉醉去,水流花谢知何处。孤星评:偷得半日闲,情眠花草涧。独享最有风味。这一首词,也是个老生常谈。孤星评:虽是众人挂在嘴边,也是警世恒言。不过说人生富贵功名,是身外之物;孤星评:富贵功名,说来轻松,然则人间几多生死悲欢。但世人一见了功名,便舍着性命去求他,孤星评:看得极清。及至到手之后,味同嚼蜡。自古及今,那一个是看得破的!孤星评:世人都晓神仙好,唯有功名忘不了;世人都晓权累命钱累生,却拼了力气占有。虽然如此说,元朝末年,也曾出了一个嵚崎磊落的人。孤星评:主要品德之一,喜这人姓王名冕,在诸暨县乡村里住。七岁上死了父亲...

611

发表于 读书 分类,标签: 兰马
6月11日,兰马比赛的日子。虽中签,最终如同大马一样,因右腿拉伤不能参加。加上热感冒,虽然连续休息了三周,心里也没有底。明天计划七点至七点半试跑全程,保佑右腿恢复。保佑能顺利完赛。...

夏虫不可以语于冰

发表于 读书 分类,标签: 夏虫 庄子
井蛙不可以语于海者,拘于虚也;夏虫不可以语于冰者,笃于时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