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第一个全马

发表于 跑步 分类,标签: 全程马拉松

跑全马的计划在3号4号已形成,结合周末的天气预报,早七点到中午一点温度不超过29度,可行。因为有晒伤跑崩的前例阴影,所以一般我不会在超过30度跑步。

虽然累积跑量到了1800KM,但是从最初跑步到现在仅仅跑了两个全程。2016年1个,2017年1个,线上线下半程较多。我对全程的心理变化随着跑量的递增而变化,从最初认为神一样的存在的42K,慢慢的觉得在一点点的靠近,42K它不会动,而我却在动,虽慢但终究会走到它身边。

粗略估计,对于30K以上的LSD估计有3个,25K以上LSD有4个,这对于跑全程项目来讲是最最基本的配置要求了,不管实力如何,至少在心理上认为跑了30K的LSD,就有可能完成全程。

等跑下来,还好,还好。。。在正式比赛中的6小时关门时间内完成了比赛,虽然后面的三四公里基本靠走加慢跑结合。

从头说说。

这世上超级跑步大神太多太多,在人家开始玩港百,168K,巨人之旅TDG极限越野比赛时,我这个入门的跑渣还在计划着挑战一下全马。我一直以为能跑完全程的人都是神一样的存在,它不仅仅是两个半程简单的相加,谁要说全程是两个半程相加,来,我保证不打死他!也不仅仅是只靠满腔热血加打了鸡血似的激情就能完成,全程,它是一伙打铁人在打铁。

从在线上比赛中获取完赛奖牌的激励式跑步方式中,慢慢的走向以和平方式推进跑步。从逢跑必晒的多少有些自豪或者是洋洋自得的心态慢慢过渡到不再购买奖牌,从与别人比配速比距离比步频到现在忘记配速,忘记比赛,忘记奖牌,忘记一切该忘记的,只管去跑。管它什么线上跑,线下跑,这个活动,那个活动,统统的都忘掉,只管倾听从大脑传达身体听音,跑自己的小宇宙让它去燃烧自己的脂肪。今年已经跑了大连和兰州线下半马,9月的太原马拉松虽然中签但不打算去了,北京马拉松虽然是万千跑者心中的圣堂我也没有去报名,我只想一年跑一到两场高质量的线下全程,这点在周六的全程过后更让我坚定了。

对于睡眠质量一向不太好的,我靠着不断的跑步让身心劳累而能睡着的目标也经过了几个阶段。从三五公里到半程可以让我睡个好觉,再到>21K后身体没有那么劳累,同样的睡眠质量问题又出现了,为了能渴望得到有个好的休息,我只能不断的增加跑量和距离,现实情况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在随着身体不断强壮之时也失去了良好的睡眠,每周要借助3-4次的跑步才可以稍有保证拥有工作上的精力,这是一件让我十分痛苦的事情!

我必须加大跑量加大距离,让身体更累。

周五还是到凌晨才开始入睡,原计划明天七点起床八点出发的计划泡汤了,八点起床然后出门买了两个火腿肠和一瓶水。一般我跑半马会不吃东西,水可以喝一至两瓶,显示根据后半程的表现来判断,我显然没有做出功课,显然轻估了后半程。圈定了跑定路线高尔夫路水磨沟路温泉路合成,估计刷个五圈才可能完成,原来想着把越野包带上,把水和吃的都带上,但想着在市区跑,超市隔不多远就有,所以就没有带,这个导致在后半程浪费了一些时间,去商店买水买吃的都花了不少时间。五公里处买了一瓶水和合立德面包,想着买个老东家巴口香的牛肉干补补能量,肠胃太娇气怕受不了出事故就没买。火腿加面包支持到半程没有问题。在后半程开始随着温度升高,加上上坡下坡死循环导致体能直剧下降,每两三公里一瓶水,导致体内电解质紊乱,这个我事先了解过,要小口喝水但是真正在实际中却控制不住,太渴了,一口气喝了大半瓶!后面虽有控制,但全马跑下来喝了有8瓶水,而前半程只喝了1瓶不到。刷第二圈时在水磨沟路碰到一个女跑者从公园往红桥方向跑,看得出来也在跟脂肪做斗争,相信你多跑几次就有S形了。在温泉路高架下碰到一位大哥,见我帽子一直流汗,觉得我是不是中暑了,问我需不需要帮助,真的谢谢了。卖水的大哥大姐,值岗亭的检查人员,还有在东山公墓卖祭奠品的大妈们,还有纳凉的人们,在我一圈一圈刷马的时候,我看到你们的眼神虽然有一点异样,但没有太过明天异常,后来也就麻木的看着我一圈圈的刷跑,并没有将我归为异类,哈哈。就是每次跑到丁香花园和温泉山庄时有几只狗,以前在观园路跑的时候差点被狗咬,狗对快速移动和花花绿绿的事物很感兴趣,我不幸成了目标,所以每回到丁香花园和温泉山庄大门时都放慢放轻脚步。

以前去过东山公墓里面,现在大门是锁着的,夏天里面是非常的凉快,或者也可以理解为阴气比较重,毕竟有几千上万的墓穴,我在想这些已作古的老头老太太会不会嫌我脚步声打扰了他们的清净而奋争从墓地里爬出来追着我打,然后再跑我一起跑,然后大家再交个忘年交的朋友找个吃火锅喝啤酒的地方互相交流一下阴阳两世的奇人异事。人死了,也就不折腾了,也许是折腾了一辈子累了,就静静的在公墓里睁着眼观看着路上来往的人,倾听着人世间的甜言蜜语与盗世谎言,再来一杯飘飘乐把自己送上巅峰。

加上那一年我走进去的十分钟,就是一段难忘的经历了。

真正困难的是在25K以后,21K到25K虽然也感到了疲劳,但不得不说真正的马拉松开始要从25K。谁也别想逃脱撞墙那一刻的到来。每一个跑者的撞墙临界点多多少少都不同,但统一认为在25K至35K之间。我跑的时候在想我将要体验史上最不能通过文字“撞墙”释义的感觉了,我做好了准备来迎接它,虽然撞墙让人心怕,可是,要知道,每个长距离跑者,都必须找到并遇到那个身体体能的最大临界点,它是一道坎,它是一道无形的鸿沟!

28K,我迎来了我的撞墙,比预计的30K提前了,已经感觉到外界的人和音乐包括我拿的外放都提不起兴趣了,撞墙前对音乐还有听下去的兴趣还能增强一下动力,可是当到了那种无力之感降临的时候,我已经一个字也听不进去,对外界的事物也不关心了,心有余而力不足,想跑快脚去跟不上,步伐小,已经精疲力尽了,真想停下来,想着早知道这么痛苦还不如就跑个半程,又轻松又有趣,哪像全马这样痛苦。遇坡已经不敢怎么跑了,因为腿已经开始时不时的抽筋了,明感感觉到肌肉在跳动,一会跳一会跳,身体一个小小的角度变化就会导致抽筋,小心的一点点的往前挪,生怕忽然间抽筋抽的不能跑也不能走,大脑也有空白断篇的感觉了,这种感觉得让我觉得每100米都是那样的遥远,每一步都很艰难。这种身体生理极限的到来并不会伴随着销魂的感觉,只有一步也不想跑也不想走的感觉,可是,不管有多少个理由借口想要放弃,只要坚持一个理由就会一直磕磕绊绊龟速前移,反正跑一米就离42K近一米,采取蚕食方式,一点点的啃定剩下的12公里。剩下的4公里估计小跑有1.5公里,后面的都是慢跑加快走,说是快走,基本上快走不动了,腿像有铅一样沉重。特别是后面的2公里,一公里上坡,以前半程都是跑着上坡,这回是再也没力气跑着上了。当到达42.195时我要再坚持走200米,是的,绝对不能缺斤少两,不能缩水。

双腿的肌肉一直在无规律的跳动和小范围的抽筋。做了有五六分钟的拉伸,其实要做20分钟左右,只是因为太想坐下和躺下。。。。。

回家上楼梯时感到精疲力尽,吃了两个油桃,可以说是早上中午都没有吃饭,就靠着两个火腿肠和一个面包加8瓶水就跑完了全马。。。。。

后果很严重,因为没出完汗就去洗澡,结果感冒了,吃了一粒快克感冒好了。除了腿上的肌肉一直在跳动和间歇性抽筋,别的不适感都没有。第二天周日试跑了一下,膝盖也没有不适,看来这个全马虽然在6小时关门之前免强完成,像拉伤与膝盖受伤这种情况并没有发生,这应该是得益于有过LSD与后面四公里的慢跑加快走相结合的斗争方式。对于强大的敌人,有时候只凭蛮力与激情是完成不了,因为力量悬殊,生理极限,不是只喊喊口号就能实现的。

这是2017年第一个全程,下一个全程计划放在9月9或9月10日。还有一个月时间,我希望下个全程要打破本次全程的时间,在530安全完赛,而对于资质愚钝的我来说,要做的要准备的还有很多,要吸取的经验教训还有很多。我准备以下方式迎接第三个全马

1、第一周不小于一个半马

2、第二至三周不少于一个35LSD

3、第四周不少于一个全马

4、前半程压住配速,注意补给,不要受凉

5、务必跑前提前一小时吃早餐(全麦面包等);在前半程时要补充后半程所需食物;饮水合理控制

6、综合考虑坡道起伏,规划新的全马路线,以保证身体能充分应对撞墙期的到来


Screenshot_20170805-163244.png

Screenshot_20170805-163435.png

Screenshot_20170805-212831.png

Screenshot_20170805-163310.png

Screenshot_20170805-163259.png


Screenshot_20170805-163318.png

Screenshot_20170805-163327.png




0 篇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