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学道视学报师恩 王员外立朝敦友谊(孤夕星兮评)

发表于 读书 分类,标签: 儒林外史第七回评注
话说严贡生因立嗣兴讼,府、县都告输了,司里又不理,孤星评:为何不听从天意,一意将歪扶成正,假扶成真?只得飞奔到京,想冒认同学台的亲戚,到部里告伏。孤星评:如此厚脸折腾,为何?止为强霸赵氏田财。一直来到京师,周学道已升做国子监司业了。大着胆,竟写一个“眷姻晚生”的帖,孤星评:硬生生往屁股上贴门上去投。长班传进帖,周司业心里疑惑,并没有这个亲戚。正在沉吟,长班又送进一个手本,光头名字,没有称呼,上面写着“范进”,周司业知道是广东拔取的,如今中了,来京会试,更叫快请进来。孤星评:周司业好记性,结识的是学府同道,哪会有记得严贡生这类范进进来口称恩师,叩谢不已。周司业双手扶起,让他坐下,开口就问:“贤契同乡,有个甚么姓严的贡生么?孤星评:核实,想易得见当时情景,情理也他方才拿姻家帖子来拜学生,长班问他,说是广东人,学生则不曾有这门亲戚。”范进道:“方才门人见过,他是高要县人,同敝处周老先生是亲戚,只...

乡绅发病闹船家 寡妇含冤控大伯(孤夕星兮评)

发表于 读书 分类,标签: 儒林外史第六回评
  话说严监生临死之时,伸着两个指头,总不肯断气,几个侄儿和些家人,都来讧乱着问,有说为两个人的,有说为两件事的,有说为两处田地的,纷纷不一,只管摇头不是。赵氏分开众人走上前道:“爷,只有我能知道你的心事。你是为那灯盏里点的是两茎灯草,不放心,恐费了油。我如今挑掉一茎就是了。”说罢,忙走去挑掉一茎。众人看严监生时,点一点头,把手垂下,登时就没了气。合家大口号哭起来,准备入硷,将灵枢停在第三层中堂内。孤星评:彻头彻尾、极致的守财奴形象,有悲亦有恨,做小人做到如此深入骨髓也算是一种成功。赵氏与严监生的结合有志趣相投,亦或有在管理财钱上的相同。物以为聚,人以群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罢。赵氏自有他的欢乐与悲忧,此不为外人道也。  次早,着几个家人小厮满城去报丧。族长严振先,领着合族一班人来吊孝。都留着吃酒饭,领了孝布回去。赵氏有个兄弟赵老二,在米店...

周学道校士拔真才 胡屠户行凶闹捷报(孤夕星兮评)

发表于 读书 分类,标签: 儒林外史古典文学读书评论范进中举
话说周进在省城要看贡院,金有余见他真切,只得用几个小钱同他去看。不想才到天字号,就撞死在地下。孤星评:痴,未读书之乐,止求黄金屋颜如玉众人多慌了,只道一时中了恶。行主人道:“想是这贡院里久没有人到,阴气重了,故此周客人中了恶。”孤星评:你哪知周先生在功名路上历尽多少辛酸,岂是阴气!纵是阴气,亦是昏暗拔秀之气。金有余道:“贤东,我扶着他,你且去到做工的那里借口开水来灌他一灌。”行主人应诺,取了水来,三四个客人一齐扶着,灌了下去,喉咙里咯咯的响了一声,吐出一口稠涎来。众人道:“好了。”扶着立了起来。周进看着号板,又是一头撞将去。这回不死了,放声大哭起来。孤星评:穷毕业光阴止为你,谁曾想沦为今日,故有此一哭众人劝着不住。金有余道:“你看,这不是疯了么?好好到贡院来耍,你家又不死了人,为甚么这‘号淘痛’,也是的?”周进也不听见,只管伏着号板哭个不住;一号哭过,又哭到二号,三号;满地打滚,哭了又哭,...